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国内  >  国内政经
纪委要拉“黑名单” 这事不简单
2021-09-18 19:47:38 稿源: 侠客岛微信公号  

  最近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联合中组部、中央政法委等部门,宣布推行一项新制度:行贿“黑名单”制度。

  这事很值得说说。

  

  简言而之,所谓行贿“黑名单”就是,如果单位、个人被查有行贿犯罪行为,将被作出一系列处置,包括限制准入、取消投标资格、降低信誉分或资质等级、中止业务关系等。

  打个比方,某公司为中标项目行贿,受贿者被抓,行贿的相关人员也会被处置。但这还没完,该公司也会被纳入黑名单受惩戒,比如不能继续投标、取消财政补贴、银行贷款更费劲等。

  这是对腐败行为釜底抽薪。以往,在财政金融、能源矿产等腐败多发领域的办案中,一定程度上存在“重受贿轻行贿”的情况。获利巨大、处罚较轻,这样的结果显然拦不住行贿者“以小博大”的冲动。

  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典型案例。这家公司从5000元起家,短短几年内实现了云南全省16个州市业务“全覆盖”,年营销额达2亿元,堪称神速。

  怎么做到的?原来,开尔公司财务处有一张“资金储备卡”,卡里常置百万元资金,名为差旅费,实为贿金。通过向当地105名国家公职人员行贿,开尔公司拿下诸多政府项目。

  已被留置的开尔公司总经理郑少峰坦白:“送钱就可以把一些领导摆平,让你做项目。”在他的授意下,开尔公司销售员都铆足了劲用钱摆平关系。该公司“销售冠军”业务员殷永平,年薪一度高达百万,因为他用钱“拿下”了21名国家公职人员,搞定多个项目。

  用金钱为中标开路、牟利,是行贿犯罪的重要情节。《检察日报》曾披露,2012年至2014年11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434万次,其中超九成与项目招投标有关。

  在办案“重受贿轻行贿”的实际情况下,往往受贿者锒铛入狱,行贿者却逍遥法外。于是,行贿者侥幸心理不断滋长,大肆“围猎”党员干部,甚至有人搞“多头行贿”。比如四川南骏汽车集团行贿案牵扯出包括四川资阳市委原书记、原市长、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等人。

  

  据中纪委介绍,行贿“黑名单”制度重点处置的人员有如下几种——

  多次行贿、巨额行贿以及向多人行贿,特别是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;

  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;

  在国家重要工作、重点工程、重大项目中行贿的;

  在组织人事、执纪执法司法、生态环保、财政金融、安全生产、食品药品、帮扶救灾、养老社保、教育医疗等领域行贿的;

  实施重大商业贿赂的。

  之所以重点“狙击”这些人,是因为有人借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,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,若不严肃查处,只会让行贿成为常态,“劣币驱逐良币”;而在国家重要工作、重点工程、重大项目中行贿,不仅扰乱市场秩序,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,还会危害国家经济安全,影响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。

  至于生态环保、财政金融、教育医疗等国计民生领域,行贿受贿案更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因此,必须“大力惩处、拔除痼疾”。

  当然,除了司法惩治,“黑名单”制度要真正落地实施也需要多部门配合,才能形成合力。例如,若行贿人是市场主体,会根据其行贿所涉领域,向市场监督管理、发展改革、住房城乡建设、金融监管、司法行政等相关单位通报,再由相关单位根据职责权限,依规依法对行贿人作出处理,提升惩戒效能。

  前面提到的限制准入、取消投标资格、降低信誉分或资质等级、中止业务关系等,就是不同部门依据职责权限作出的处置。

  

  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制度在一些地方有过实践探索。

  2002年,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检察院率先推出行贿人“黑名单”,并向相关单位提供查询服务;2012年,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实现全国联网;2020年,湖南将涉贿赂问题的13家企业、36名个人列入失信行为“黑名单”,受到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、取消享受财政补贴资格等联合惩戒。

  但实践并非一帆风顺。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表示,此前全国行贿档案查询系统的惩戒作用较有限,因为录入的大多是已判决案例,行贿人受到处罚后大多已离开相关领域;而在执行中,一些主管部门要求企业自证清白、提供“无行贿记录证明”等,反而加重了企业负担。同时,不法企业也有很多逃避方式,即便受了惩戒,还可通过换个名字、开设新企业等方式,继续从事经营活动。

  所以,可以利用如今发达的大数据系统,打破不同部门间的信息壁垒,连通公安、检察、纪委、工商等系统,真正使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实现全国统一查询、分析,以更加精准打击和预防腐败。

  “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”已明确写入十九大报告。从利益链条上说,行贿犯罪是贿赂犯罪的源头之一,对政治生态和社会正义危害巨大,如果行贿不查,则受贿不止,姑息放纵行贿行为,就是对腐败的纵容。

  有人担心,行贿受贿一起查,会影响企业正常经营。对此,中纪委负责人表示,既要严肃惩治行贿,也要充分保障涉案人员和企业合法的人身和财产权益,保障企业合法经营。

  其实,要构建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和“亲、清”政商关系,行贿受贿必须一起查。行贿本就是依附权力搞不正当竞争,斩断“围猎”与甘于被“围猎”利益链、破除权钱交易关系网,才是对各类合法经营企业权益的最有力保护。

编辑: 杜寅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纪委要拉“黑名单” 这事不简单

稿源: 侠客岛微信公号 2021-09-18 19:47:38

  最近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联合中组部、中央政法委等部门,宣布推行一项新制度:行贿“黑名单”制度。

  这事很值得说说。

  

  简言而之,所谓行贿“黑名单”就是,如果单位、个人被查有行贿犯罪行为,将被作出一系列处置,包括限制准入、取消投标资格、降低信誉分或资质等级、中止业务关系等。

  打个比方,某公司为中标项目行贿,受贿者被抓,行贿的相关人员也会被处置。但这还没完,该公司也会被纳入黑名单受惩戒,比如不能继续投标、取消财政补贴、银行贷款更费劲等。

  这是对腐败行为釜底抽薪。以往,在财政金融、能源矿产等腐败多发领域的办案中,一定程度上存在“重受贿轻行贿”的情况。获利巨大、处罚较轻,这样的结果显然拦不住行贿者“以小博大”的冲动。

  昆明开尔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典型案例。这家公司从5000元起家,短短几年内实现了云南全省16个州市业务“全覆盖”,年营销额达2亿元,堪称神速。

  怎么做到的?原来,开尔公司财务处有一张“资金储备卡”,卡里常置百万元资金,名为差旅费,实为贿金。通过向当地105名国家公职人员行贿,开尔公司拿下诸多政府项目。

  已被留置的开尔公司总经理郑少峰坦白:“送钱就可以把一些领导摆平,让你做项目。”在他的授意下,开尔公司销售员都铆足了劲用钱摆平关系。该公司“销售冠军”业务员殷永平,年薪一度高达百万,因为他用钱“拿下”了21名国家公职人员,搞定多个项目。

  用金钱为中标开路、牟利,是行贿犯罪的重要情节。《检察日报》曾披露,2012年至2014年11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434万次,其中超九成与项目招投标有关。

  在办案“重受贿轻行贿”的实际情况下,往往受贿者锒铛入狱,行贿者却逍遥法外。于是,行贿者侥幸心理不断滋长,大肆“围猎”党员干部,甚至有人搞“多头行贿”。比如四川南骏汽车集团行贿案牵扯出包括四川资阳市委原书记、原市长、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等人。

  

  据中纪委介绍,行贿“黑名单”制度重点处置的人员有如下几种——

  多次行贿、巨额行贿以及向多人行贿,特别是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;

  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;

  在国家重要工作、重点工程、重大项目中行贿的;

  在组织人事、执纪执法司法、生态环保、财政金融、安全生产、食品药品、帮扶救灾、养老社保、教育医疗等领域行贿的;

  实施重大商业贿赂的。

  之所以重点“狙击”这些人,是因为有人借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,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,若不严肃查处,只会让行贿成为常态,“劣币驱逐良币”;而在国家重要工作、重点工程、重大项目中行贿,不仅扰乱市场秩序,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,还会危害国家经济安全,影响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。

  至于生态环保、财政金融、教育医疗等国计民生领域,行贿受贿案更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因此,必须“大力惩处、拔除痼疾”。

  当然,除了司法惩治,“黑名单”制度要真正落地实施也需要多部门配合,才能形成合力。例如,若行贿人是市场主体,会根据其行贿所涉领域,向市场监督管理、发展改革、住房城乡建设、金融监管、司法行政等相关单位通报,再由相关单位根据职责权限,依规依法对行贿人作出处理,提升惩戒效能。

  前面提到的限制准入、取消投标资格、降低信誉分或资质等级、中止业务关系等,就是不同部门依据职责权限作出的处置。

  

  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制度在一些地方有过实践探索。

  2002年,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检察院率先推出行贿人“黑名单”,并向相关单位提供查询服务;2012年,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实现全国联网;2020年,湖南将涉贿赂问题的13家企业、36名个人列入失信行为“黑名单”,受到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、取消享受财政补贴资格等联合惩戒。

  但实践并非一帆风顺。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表示,此前全国行贿档案查询系统的惩戒作用较有限,因为录入的大多是已判决案例,行贿人受到处罚后大多已离开相关领域;而在执行中,一些主管部门要求企业自证清白、提供“无行贿记录证明”等,反而加重了企业负担。同时,不法企业也有很多逃避方式,即便受了惩戒,还可通过换个名字、开设新企业等方式,继续从事经营活动。

  所以,可以利用如今发达的大数据系统,打破不同部门间的信息壁垒,连通公安、检察、纪委、工商等系统,真正使行贿人“黑名单”实现全国统一查询、分析,以更加精准打击和预防腐败。

  “坚持行贿受贿一起查”已明确写入十九大报告。从利益链条上说,行贿犯罪是贿赂犯罪的源头之一,对政治生态和社会正义危害巨大,如果行贿不查,则受贿不止,姑息放纵行贿行为,就是对腐败的纵容。

  有人担心,行贿受贿一起查,会影响企业正常经营。对此,中纪委负责人表示,既要严肃惩治行贿,也要充分保障涉案人员和企业合法的人身和财产权益,保障企业合法经营。

  其实,要构建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和“亲、清”政商关系,行贿受贿必须一起查。行贿本就是依附权力搞不正当竞争,斩断“围猎”与甘于被“围猎”利益链、破除权钱交易关系网,才是对各类合法经营企业权益的最有力保护。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杜寅

百度